首頁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
所在位置:首頁 >> 彩云論壇 >> 清風文苑
家鄉的胡蘿卜
發布時間: 2019-12-31 10:46:51 來源: 大理州紀委監委

我的家鄉東山紅土壤上出產的胡蘿卜,黃里透紅,色澤鮮艷,晶瑩剔透,有時我覺得像梵高的向日葵,釋放著一種熱烈而充沛的生命力,渾身是寶。

家鄉東山的胡蘿卜,有著太陽般艷麗色彩,微微沖、微微澀、微微甜,中間芯子細小、脆甜可口,有讓人立馬想嚼上一根的沖動。

頂著幾匹翠綠的葉子,探出地面那一抹為青色,長在地下為黃紅色。脆生生的胡蘿卜,像等待檢閱的士兵,靜靜地佇立在東山山坡的土地里。霜降節氣一過,冰霜一凍,蘿卜天然的那股沖味就淡了,甜味濃了,變得溫和可口,挖蘿卜的時候就到了。

這時,莊稼已經基本收完,山野里坦坦蕩蕩的,只有一些稀疏的野菊花在風中搖晃。土地變得既堅硬又柔軟,踩在腳下高低不平。那從地里剛剛挖出來、帶著泥土清香的大大小小的胡蘿卜,大的如同小孩的手臂,小的恰似手指,被扔得遍地都是,仿佛露著鬼臉兒玩鬧的小孩子,橫七豎八地擠在一起,最后被裝進各種竹條筐里。

在我的記憶中,胡蘿卜可是我童年時代家庭經濟的主要來源。胡蘿卜從地里挑回來以后,這個時候就是我們最高興快樂的時光,我們圍在大人的周圍,在大人的指導下對胡蘿卜進行大小分類扎把裝筐,雖然這是一件費時費力的活計,但讓我有極大的成就感。大的好辦,去掉葉子裝筐就行,小的則要去掉多余葉子,理順后用谷草將葉子帶蘿卜綁扎成大小基本一致的把后,放進清水里洗干凈裝筐,那些沒了葉子的又太小綁不成把的,就成了我們大冬天里的美味零食,胡蘿卜水分少不易腐爛耐儲存,而且時間久了,水分少了,味更甜。第二天,父母就挑著分好類、清洗好的胡蘿卜到街場,或是走村串巷賣胡蘿卜去了。冬季,大青菜被霜凍熟了,家鄉家家戶戶都腌制大青菜酸腌菜,也是胡蘿卜最好的賣的季節,加了切成絲的胡蘿卜腌出來的酸腌菜色澤金黃,晶瑩剔透,味感極好。大街小巷,城里鄉下,家鄉的胡蘿卜,不管論斤,還是論把,都被人們大包小袋的買了去,成了腌菜罐里的美味,餐桌上的佳肴,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嘴里的零食。

俗話說,“一個蘿卜一個坑”,這是表達職場中人們工作的專業性和不可替代性,也是情感專一的詮釋?,F實生活中,有人總是心性浮躁,這山望著那山高,充滿各種貪婪和欲望,總覺得人家的蘿卜比自家的大,人家的坑比自家的好,不免令人感慨。在物質生活非常豐富的當下,要抵御物欲橫流的誘惑,沒有一定的自制力,還真是很難做到清代鄭板橋“青菜蘿卜糙米飯,瓦壺井水菊花茶”的境界。只有自得其樂,滿足于粗茶淡飯知足常樂的生活狀態,才能達到陶淵明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的返璞歸真,就如家鄉的胡蘿卜。(余述祥)

相關文章

加盟阿里郎烤肉赚钱吗